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专题报道

最美胭脂红

日期:2022-05-17 来源:水电公司 作者:谢大军、暴争取 摄影:周峰 字号:[ ]

在云贵高原的澜沧江大峡谷,生长着一种植物,叫“戟叶酸模”,当地人称之为“胭脂红”。这种植物生命力极强,其根扎在悬崖峭壁上的缝隙里,其枝到冠,红如胭脂,远远望去,一簇一簇的,像青春少女红扑扑的脸蛋,艳丽而天然。认识这种植物,并喜欢上它,是从到澜沧江水电工地时开始的,感觉中国水电八局的建设者,在澜沧江流域开发中,犹如戟叶酸模一般,有着同样的淳朴艳丽和超乎寻常的生长力。

穿越猴子崖

2009年的春天,澜沧江上游的黄登水电站与大华桥水电站前期工程建设正式启动。为了建设的需要,业主计划在澜沧江大峡谷右岸修筑一条100多公里长的公路。经过激烈角逐,中国水电八局中标承建营盘镇至梅冲河段13.4公里的公路工程,计划修建两座桥梁、两条隧道、五段路基。同年3月工程开工建设。

猴子崖是沿江公路中最险峻的路段。这里山高坡陡,到处是悬崖峭壁和阴森恐怖的原始森林。由于地处险境,又荒无人烟,山崖上经常会有野山羊、猴群出没,而得此地名。

而工程建设犹如“虎口拔牙”,公路修建在半山腰,上是数百米高的悬崖峭壁,下是奔腾的澜沧江。而且,山体破碎,若遇到刮风下雨的天气,经常会发生塌方、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然而,考验不仅于此:工地下方有一条正在运营的省级公路,这条公路是兰坪县连接中排乡、石登乡、银盘镇的唯一的通道,为了降低公路建设对当地村民出行的影响,当地政府要求,每周必须停止两天施工,供途经此路段的车辆、人员通行,所以,施工困难重重。

为了攻克这一 “拦路虎“,完成公路建设,营梅项目部的建设者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应对挑战。项目部生产副经理贺豫奇带队,组织测量、施工人员对该路段地形进行详细的测量,获取了大量的现场资料,多次开会讨论,确定建设基本思路,联系建设单位、设计和监理单位踏勘现场、比对图纸,因地制宜,不断优化、调整施工方案,向地下要空间,将原计划建设两座桥梁三条隧道的建设方案,更改为建设一座桥梁五条隧道的方案,取消了该区域三段明线开挖作业。并且根据现场地形,组织建设单位、设计和监理单位完成了原猴子岩中桥的桥改涵方案(原桥梁改为混凝土下挡墙+涵洞)。通过以上方案的优化与调整,沿江公路营梅段的施工不但节约了成本,大幅度地降低了施工过程中的安全隐患,并且加快了项目的施工进度。

回忆公路建设的往事,许多建设者至今记忆犹新。驾驶员老郑说:“那时,大家是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放弃节假日、星期天休息,拼搏在现场。2010年的冬天,副经理贺豫奇遭受了车祸,腰部受伤,出院后,本来还需要继续在家疗养。此时,由于工地内连遭暴雨,受地下水的影响,梅冲河隧道洞口发生了大塌方。知道险情后,贺豫奇不顾腰伤还未痊愈,立即赶回工地,住进了现场的工棚,他带领30多员工和农民工投入抢险。进行灌浆、钢支撑支护、混凝土衬砌、混凝土回填等,没日没夜地干了40余天,终于排除了险情。他们就是这样历尽艰难,保证每一个节点目标的按期实现。2012年7月9日,公路工程全线贯通。

品质大华桥

 一个三角梅竞相怒放的季节。金色的阳光下,碧绿的江水从闸门中奔腾而下,喷珠吐玉。顷刻间,一道道彩虹在峡谷里升起。大华桥水电站大坝是中国水电八局建设者用五年多时间,在澜沧江上倾力建造的碾压混凝土重力坝,其被业内赞誉为建筑与艺术的完美结合物。

大华桥水电站工程位于云南省怒江州兰坪白族和普米族自治县境内,是澜沧江上游梯级开发的第六级电站,总装机容量92万千瓦。2014年7月15日,中国水电八局中标承建大华桥水电站大坝土建及金属结构安装工程,其最大坝高106米,坝顶全长231.5米,坝顶宽17.5米,为碾压混凝土重力坝,合同总金额6.57亿元,总浇筑方量100万立方米,总工期34个月。

工程开工后,中国水电八局大华桥项目部建设者坚持“敬业、专业、人品、精品”的企业准则,坚持“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精”的创新思路。大胆开展自主创新和集成创新,通过试验先行、样板引路、标准化推进,打造亮点等,用创新思维和先进的方法和手段,引领大坝工程的建设,推进廊道、溢流面、预制件、闸墩、桥面系、结构件施工等全面创优。全力打造数字化大坝,无裂缝、无瑕疵的大坝。2018年1月底,大坝工程全面封顶,单元工程合格率100%,优良率达到90%以上。

大华桥水电站大坝内有三条廊道,总长近1000米。为了建设出精品廊道,项目部引进房屋建筑中技术与工艺,彻底解决漏浆等问题。他们从材料控制、人员操作入手,优化混凝土配合比,严格按规范振捣,保证廊道混凝土内实外光、无气泡,色差一致。全国质量检查专家考察大华桥水电站廊道工程后,一致称赞为全国最好的廊道。

大华桥水电站CSG围堰,是国内首座应用新技术、新工艺建设的高水头全断面过水围堰。堰顶全长124.9米,宽7米,高7米,混凝土预制件达1327块,每一块重达五吨,为埃及“金字塔”石头的两倍。为了把这座峡谷里的“金字塔”,打造成样板工程,工程技术人员对CSG碾压施工、变态区控制、预制件的加工保护与安装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与策划,确保施工方案完美无瑕,并在施工过程中精益求精、严格控制。

2018年2月2日,大华桥水电站大坝工程胜利实现下闸蓄水,比合同工期提前了二个月。2018年5月,项目部在大坝上取出一根长21.1米的碾压混凝土芯样,芯样紧密完整,表面光滑,骨料分布均匀,层间结合良好。2019年1月1日,业主在大坝边竖立了纪念碑。碑文中写着,称赞大华桥水电站大坝工程是:同类型大坝渗透量最小的碾压混凝土重力坝,大坝廊道首创“T”型装饰条美缝工艺,混凝土內实外光,体型优美。与此同时,由于大华侨水电站大坝工程建设成绩显著,多次被推上国际大坝会议讲台介绍经验。2021年,大华桥水电站荣获中国建设工程鲁班奖。

魅力在TB

TB水电工程位于迪庆藏族自治州维西傈僳族自治县境内的腊八山脚下的澜沧江上,距离大华桥水电站150公里,是澜沧江中上游第四个梯级电站,总装机容量140万千瓦。

TB水电工程因TB村而得名,过去叫拖八,傈僳语的意思是种满松树的山坡,后来当地人觉得“拖八”这个名字太土,便把这个名字改成了现在这个名字。笔者了解到,TB这个名字还有另外一种解释,TB水电项目与黄登水电站、大华桥水电站是同时立项上马的工程,由于经济效益的原因,一拖便拖了八年,如今黄登水电站、大华桥水电站已经竣工了,TB水电站主体工程才启动。

2021年5月31日,中国水电八局中标大坝土建及金属结构安装工程,为目前国内在建的最高的碾压混凝土重力坝,坝顶长477米,最大坝高158米,土石方开挖257.3万立方米,混凝土浇筑250万立方米,合同金额15.36亿元。工程于2021年6月18日开工,计划2026年6月30日竣工。具有施工难度大、浇筑强度大、质量要求高、建设周期短等特点。据国内权威设计部门测算:该工程碾压混凝土浇筑月平均上升速度将达到8.86米,月平均连续浇筑强度突破20万立方米,为国内之最。

 以项目经理赵银超为首的项目班子率领建设团队,不畏困难,应对挑战,全力以赴把TB工程打造成新时代的“精品工程”“标杆工程”。大坝工程开工以来,展示出从所未有的建设“加速度”。2021年11月26日,实现大江截流,比计划提前了12天。2022年1月15日,完成基坑抽水。1月20日,完成围堰防渗工程。

TB水电站大坝基坑相当于2.5座足球场大小,建基面保护层达2500平方米,开挖量有14万立方米。二月份,项目部累计完成土石方开挖52.06万立方米,创国内同类型电站基坑开挖最高强度。三月份,又再接再厉,使开挖强度始终保持较高水平。 4月8日,基坑开挖全部完成,比调整后的计划提前了一天。

 原设计基岩保护层开挖,采用传统的预留保护层水平预烈爆破技术和工艺施工,但是,由于这种爆破手段,开挖分区多,工序复杂,效率低下,无法满足工期要求。项目部集思广益,大胆尝试,引进中国水电八局与武汉大学共同研究的,在白鹤滩水电工程基坑开挖使用过的 “复合消能爆破专利技术和工法”,首次在基坑开挖中全面使用这种新技术新工艺,基岩保护层一次性开挖量由过去1000立方米,迅速提高到10000立方米,仅用20天就全部基岩保护层的开挖任务。爆破前后,通过仪器对基岩进行声波检测,爆破冲击力平均控制在5%以下,优于设计标准。从而,一次性获得业主评比的四个样板工程。此项新技术使用,不仅为TB水电工程提前投产发电赢得了宝贵时间,还为业主节省了大量的投资。

为了适应新时代的要求,业主在TB水电工程建设中倡导并极力推进“智能建造”工作,为公司在碾压混凝土筑坝领域再次脱颖而出,创造了难得的机遇。为了快速推进智能建造工作,项目部投入3700多万元,与清华大学、天津大学、中大华瑞科技公司共同开发智能灌浆、智能温控、智能碾压、智能拌和等技术。形成一个庞大的人工智能化大脑和管理网络系统,从而实现数字化、信息化、可视化。

4月25日,TB水电站大坝开始浇筑首仓混凝土,比计划提前了一个半月。

TB水电站大坝工程浇筑已经进入高峰,朝阳下的工地,一座巍峨的大坝正在崛起,犹如一片片让人赏心悦目的“胭脂红”在澜沧江大峡谷茁壮生长。八局人将继续高举 “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大旗,激流勇进,向着更高、更远的目标,迈进!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