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八局】“草根”龙哥

日期:2022-11-06 来源:深圳水环境项目部 作者:胡彬华 字号:[ ]

龙哥啊,倒是看不出有五十出头了。自诩是草根测量人,常调侃自己:学历不高,只读到高中;职称没得,仅是个测量技师。口头禅是测量技术源于经验,测量经验源于摸索积累。自然,这也是他的工作信条。

看到龙哥,总会想起护师取经,大闹天宫的孙悟空,猴精猴精的。他个儿不高,眼光有神,聪明的特征印在脑袋上,也把那句“浓缩就是精华”凝聚在身上,蕴出一身的才华。

别看龙哥个子小,在测绘这个行当摸爬滚打二三十年,靠着一股子钻劲拼劲不服输的心,成为科研设计院里有名的“陈师傅”。龙哥喜欢人家叫他陈师傅不喜欢叫他陈队长,究其原因是陈师傅这个称呼可以叫一辈子。不过,可别被他一脸的笑脸所迷惑,他对人可严了,训起人来可是不讲一点情面。

 

“吃不得苦是要不得的”

“别以为从高等学府出来的就一定厉害,没有多年的实战经验来打磨,没有举一反三的悟心与干劲,还真不能说是人中翘楚。从理论到实践做精一门,并成为行业的标杆,是要花掉你玩游戏的时间花掉你睡觉的时间,磨练你耐性与执拗劲,靠着悟性,再加几分沟通协调能力,你就有往后的精彩,有底气有脾气有自信。”

“现场走了几步搞了几下就叫累,你们年纪轻轻就吃不得这苦,这是要不得的,我当面锣对面鼓地提出来,不要见怪,我这人就是这样,看到就会忍不住说出来。”

2016年春节刚过,龙哥接到命令,驰援安徽神山项目。龙哥和2个同事带着18名还未正式毕业的南托技校实习生,当起了58天的“海陆空”临时总司令。

长江水域宽阔,水情复杂,龙哥乘着小铁船和伙伴们带着水下测深仪、GPS在长江里穿行,不顾浪涛的颠簸,初春的江风凛冽,龙哥他们圆满完成长江水域池洲港码头水下地形34公里的测量任务。

不愧叫神山,山高林密水深,带着一种神奇的威严。龙哥他们踩着荆棘在没有路的山岩陡坡中,用刀砍用脚踩,将初步设计每一个物流廊道进出口、溜井位置找到,用红色布条作好标记。用身体趟出一条条路,水泥、砂子、石头、水背上山,把控制网需要的混凝土控制点埋设好。

早出晚归成了外业地形测量的标签。针对测区楼房密集,山连林密的特点,龙哥他们决定用更先进的无人机来进行航测。龙哥制定了4条航线,对地形进行空中测量,不足不清晰处人工再进行补测,人机相辅相成。每天吃完晚饭,除了梳理白天的工作内容与问题,安排好第二天的测量任务外,挑灯夜战面对的是处理白天庞大的地形数据,今日事今日毕,龙哥的工作习惯让每天的休息时间压缩到五个小时。熬油般,累计面积达33.47平方公里的神山砂石骨料长胶带机轴线12.5公里带状地形图、砂石加工系统地形图、码头水下及成品料场、采场地形图,终绘成。龙哥啊,也从此戴上了老花眼镜。

陆域码头到开采场,三座大山横亘物流廊道,成了水准测量的拦路虎。如果按三等水准,一个单边水准线路近200公里,距离超长时间拖长,将严重影响生产施工进度。龙哥接到任务后,连夜规划控制网网形,针对山地地形,采用光电测距隔点三角高程测量方法,遇山爬山,遇溪涉水,在12天里高精度完成首级施工控制网的布设观测,赢得时间的同时,整个测量成果GPS数据处理满足规范要求,高程网满足三等三角高程要求。

 

“就是想把自己懂的东西教大家”

“我脾气不好,但我是真心希望大家好,希望大家到了任何地方靠着技术都有养活自己的能力,现在条件都好了,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的日子少了,但传统不能丢,我是老家伙,就是想把自己懂的东西全教给你们大家,能少走些弯路才好。”

“我是看不得玩游戏的,看到电脑屏幕闪起游戏颜色,我就会直接批评。技术交底、培训,不用心听我讲课的,我会把黑板敲得重重的,我耐心可不好,一次不听就会骂人的。没一点心理素质的人,见着我都会绕着走。我不敢说桃李满天下,但散布在天南地北的徒弟们倒是没给我丢过脸。”

徒弟们的话外音:师傅是把我训到凌晨四点多过;那我还算好的,骂到凌晨一点多……

从山里到城里,从水工测量到线路工程,龙哥体会到了测量技术手段、计算方法和测量模式上质的变化,根据自身多年的知识技术储备和经验的积累,龙哥在新环境里不断学习,接受新领域新的测量知识。

 在水电八局这个练功炉里,龙哥从一个测量小白,到工程局里测量专业享有“盛名”测量人,他干过如五强溪、二滩、溪洛渡等大大小小的水电站有9个,深圳、长沙、南京地铁线有4条。他收获颇丰,他爱与人交流自己的所见所思所得。

龙哥编写了很多测量方面的课件与人无私分享,测绘中心举办的施工测量培训授课中总会发现他的身影,善刀不藏啊,谁敢轻怠这位只具高中学历小个子男人。

龙哥在他喜欢的专业里玩得不亦乐乎,他参与的《全站仪二次开发的拱坝快速测量技术》获得工程局2006-2009年度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GPS高精度定位水上测量船在码头和河道治理中实际应用的研究》获得工程局2014-2017年度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深圳项目的那一块白板,一定会记得龙哥好多次的“敲黑板”记重点与诲人不卷的声音。曲线图形、数字规律、计算方法,围拢着一圈又一圈的年轻人,就是通过龙哥一次次严厉而又认真地教学,使自己的测量技术得到快速提升与充实。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这不,在龙哥的那一片“骂声”里,有好几个徒弟在技能大赛测量专业中表现突出,分别斩获过前六名的好成绩。

 

“搞测量就是数据说话”

“搞测量就是数据说话,这是来不得半点马虎的,谨慎认真小心,坚持,刨根问底,弄懂弄通,这是我的原则。如果遇到一个我不会不懂的测量问题,就算晚上不睡觉,我一定要把那道题破解掉,我很犟的,只要一解决了,你不知道这种成就感比发奖金还开心,我是喜欢测量,有深度有挑战性,就是喜欢才不断学习研究,所以才有现在满满的自信。”

那一年白鹤滩水电站的投标工作,龙哥受科研设计院委派带领3人负责高拱坝主体混凝土设计工程量计算这一块。白鹤滩水电站是座仅次于三峡电站的世界第二大水电站,双曲高拱坝。龙哥带着团队,仅凭招标图纸中的拱坝曲线参数,编程计算出三维数据库进行建模,根据三维模型把整个大坝分坝段3米分仓来计算工程量,在计算中得抠除大坝的底孔、中孔、表孔等各种不规则面的体积,懂行的人都知道这计算,差之毫厘,错之千里,并且投标领导小组给予的计算时间只有十天。龙哥他们的团队克服要求准确度高,时间紧,计算量大等困难,按质按时完成了任务。投标小组领导非常满意,因为与投标的设计量仅有千分之几的误差,谈及此,龙哥的神情里透着一种小得意。

   

“我妈是搞测量的,我哥和我都是搞测量的,现在啊,侄儿也入了这一行,我们家像是一个测量世家了。”这是颇让龙哥自豪的,一家三代都从事着同一个专业,薪火相传。也许有母亲的言传身教,也许有后辈的奋进与技术缘份,他们都在测量这条艰辛又充满喜乐的路上奔跑和领悟着。

那一晚的两位年轻人,应该是有幸的。龙哥不客气的语气与训斥内容,一定会将感谢融在他们以后的职业生涯里。这一场对话,有严厉、有争执、有诚恳、有期望,龙哥像极了威严的班主任,小伙子恰如蒙学稚童。仿若旧时师傅教徒弟的样子,耳提面命,又不乏朋友之间的交流,苦口婆心。不光是从专业上指点,还有人生阅历,待人接物的微妙处理。随口提及的风雨人生和南北踏歌的洒脱,到彻夜不眠跟一道不懂的测量问题死扛的憨态,龙哥用自己做最好的例子,把细致、严谨、认真的工作作风兼具大山的豪爽粗犷及城市轨道的蜿蜒细腻,渐次展现在大家面前。那种倾囊相授的热情,恨铁不成钢的急切,脱口而出的批评,语重心长的鼓励,都在与人共享此刻的感悟与经验时体现得淋漓尽致。

这种职场上不加掩饰的关心与敲打,恰是一个突如其来临时摆开的课堂,强烈冲击下生出一种遇明师得益友的感慨,谁让他是技术比武测量专业第一名,谁让他是明星师傅优秀共产党员呢,谁让他是工程局质量管理、技术管理的先进个人,纵如此,却依然和大家在城市街角席地而坐吃着盒饭,笑眯乐呵。

 

龙哥言为心声,知行合一,把一个测量人不惧困难、敢于挑战的精神,立在干过的工程里,如同他一手苍劲的好字,刀劈斧削,铿锵有力。

当把喜欢当成了职业,小个子的龙哥迸发出非同寻常的精彩。唯愿多几个这样的龙哥,有趣有味、有实力、有个性、有追求、有传承。

龙哥,全名陈龙,八局最普通的一名基层测量人。八局成就了他,他也点亮自己,在八局的大舞台上。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